小玉的故事【转载】

小玉十七岁,一个普通的女孩,她父母是湖南人,她身份证上写着的也是湖南人。她在湖南生活了八年,前四年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爷爷去世后,她跟奶奶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,呆了四年,奶奶也去世了。她的爸妈便把她接到东莞大朗来了。大朗是一个毛织小镇,妈妈在一个小毛织厂做毛织师傅,爸爸一直没有固定的工厂,这里做几个月,那里做几个月。

刚来东莞的小玉很不适应这里,她喜欢湖南的乡下,因为她听不懂这里的话,她只会讲湖南方言,她没有朋友,进了这边的学校。整个小学阶段,她换了三所小学,因为母亲转工厂了,每次父母转工厂,她便要转学校。后来她慢慢地喜欢上了东莞的生活,渐渐地忘记了湖南的故乡。每次跟父母回湖南,呆不了几天就得过来,那里太冷清了,一点都不好玩。去网吧需要到十里外的镇上,也找不到朋友,全剩一些老头子。她告诉我,她小时候的几个朋友,要么去了长沙,去了上海,去北京,大多数来了广东。说着这些时,她幼稚的脸上会呈现一种与她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与忧伤。

她喜欢去网吧,打游戏或者上网,有时会去溜冰场,当然她最喜欢去夜场,比如舞厅,卡拉OK厅,但是一个人不敢去,要找几个人一起去才敢。她跟我说,她与自己的父母不同,自己的父母只想在这里打份工,拼命地存几年钱,回老家公路边上盖一套两层的楼房,存点钱养老,“这里只是打工赚钱的地方,最后还得回家的。”她母亲常常这样对她说,但是她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还会回湖南那个乡村。湖南的家,对于她来说,已经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了。她说,她爸爸只想到赚一笔钱,修个大房子,把房子装修得漂亮一些,也算有面子地回家,他要衣锦还乡。但是他自己却不学技术,这么多年,这里做几个月,那里做几个月,一点钱都没有存,小玉埋怨着父亲。小玉也不是不接受父母想在家修房,衣锦还乡的理想,她说像她父母这样的人,在这边有很多,在这边当牛做马地做,还经常被人骂。她跟父母不一样,她还年轻,她受不了工头们或者领班们的骂。她说了一句,“都是人,凭什么我让你骂,平等的,大不了不打这份工,现在四处招工,还怕找不到地方。”她妈让她学点毛织技术,结果让师傅骂了,她就离开了,到现在她心里还有着结。她还说“像他们这样,赚了钱,回家修一个房子,还得出来打工。房子放在家里空着,没有人住。”她告诉我,在老家有很多这样的房子,修了没有人住,有老人就老人住,老人死了就空着。她说,她有钱也不会回去修房子,她要呆在城市里,她不想天天过着父母一样的生活。她初中毕业,她告诉我实际上她的文化达不到初中水平,什么都不知道,因为跟父母不断转学,读的是民办学校,老师也跟她一样,一学期换几个老师,什么都没有学到,成绩通知单上的分数都是老师写的,私立学校怕招不到人,把分数写得很高,这样下学期学生才不会转学。她叹了一口气。她母亲希望她能跟她学一门毛织技术,在这边找一份工作,安安心心地上班,做几年工,存点钱,找一个人嫁,修一幢房子。小玉却不想过母亲那样的生活,像蜗牛一样活着,她摆了一个母亲工作时的姿势。她这样说她的母亲,她的母亲因为长期过度的劳累,身体有点蜷缩了,本来矮小的身躯,显得更为矮小了。

我问小玉她以后的打算,她说能有什么打算,老家是不会回去的,想在城里呆下来,自己没有文化,也赚不了多少钱,她有点儿失落,“过一天算一天吧,反正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!”她叹了一口气,然后告诉我她认识的朋友,都跟她差不多,都是这样生活。

小玉其实很想在城市中呆下来,她把头发染得蓬松而金黄,左耳朵戴三个大小不一的银耳环,右耳朵没有戴,鼻子上有一个很大的鼻钉,穿着有破洞的牛仔裤和露脐装,她努力地朝着她自己认为城市年轻人的潮流靠近,因为在这外表时尚的潮流中,她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来自湖南乡村的女孩子。她努力地想洗掉她来自乡村的气息,做一个城市人。

我知道在这个城市生活着一群这样的小玉,他们大部分是农民工二代。他们是一群没有家,没有归宿,徘徊在乡村与城市的流浪者,如果说他们的父母一代还有一个家可归,“回去修一幢好房”这是老一代农民工的精神信念,但是对于小玉这一代人来说,这样的信念也没有,老家没有任何值得他们留恋的了。他们从价值与情感上,早就不认同老家了。他们在城市的工业区长大,在城市的边缘中生活,一直生长在这里,从内心上,他们更认同于城市,虽然这些工业区离真正的城市生活还很远,而且他们生活的城市从来不认同他们,他们在城市管理者眼里,只是一个临时闯入者,他们一定会离开城市,回到乡村。正如小玉对我说的那样,“像母亲那样天天上班,天天加班又如何,还不是要回老家,反正那点点工资也在这里买不起房,反正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一个外来工。”因为父母们努力地工作并没有能够融入城市之中,在她的意识中,融入城市是一种想都不能想的奢望。

如果说,小玉的父母一代在情感与价值认同上属于有根的漂泊一代,在那一代的心里,还有一个老乡的根在,他们知道自己要回老家,修大房子,是他们的眺望。那么对于小玉这一代,他们属于无根的混的一代,就这样混下去吧,反正不会回老家,也无法在城市安家,那就这样混下去吧!他们是游走在时代边缘的灵魂。每次与小玉相见,我都不忍心说这些有些沉重的话题,我宁愿跟她聊一些很轻松的事情,比如网吧,游戏,聚会。但是当我们聊到这些时,我看到的是一种迷茫,这种迷茫的背后,他们只能混着生活。

因为迷茫,他们内心充满了压抑,小玉告诉我,她的同学有的抢劫,有的堕了三四次胎了,还有的在吸毒,她不会学他们那样,那些不好。

我跟小玉呆了三天,有时会看到她用拳头砸门,我知道她很疼,但是每次砸了以后,她会有一种放松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在后面的话:
这是我在青年文摘上看到的一片文章,文中所说的小玉代表着广大农民工子女即大家所说的农二代,当然也包括我自己。面对未来的迷茫,让我不知努力的方向,就如文中的小玉。现在,明天,也许未来的很长时间我都寻找自己的方向,但我始终坚信,我的未来是美好的,所以我一直努力这。。。。
19:52 2012-10-19 宣城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